甲尔猛措在理县,从成都开车过去大概要3个多小时。经过都汶高速,往理县方向走,中间有一小段路较烂,不过只有几百米,一般的车都能过去。

我们四人6点半从成都出发,10点到了甲尔猛措山下的一个农家。这家人是藏族,在山下开了个家庭旅馆,在山上搭了个板房。一般登山的人来就在山下住一晚,上山后在板房里住一晚,相当于买一送一吧。

第二天7点半,在家族旅馆吃了馒头稀饭就准备出发了。老板告诉我们山上板房里有睡袋,住的都不用带。我听了急忙把登山包里的帐篷、睡袋、睡垫都拿了出来。登山负重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真心背不动。刚出来有稀稀拉拉几幢房子,没走多远就没见人烟了。

正在路上走着,还处于热身阶段,路边草丛中窜出来一条大白狗,对着我们叫了几声。本来想给这个自以为是藏獒的狗子一记登山杖,但看它摇尾巴的样子不像有恶意,便没去管它。

谁知这狗便一路跟着我们不离开了,我们还对它打趣:“有本事你今天跟我们上山顶。”

没走多久便是一条小河,或者叫小溪吧。其实一出发就是顺着这条河往上游走,只是这里才走到满是石头的河坝上。

有几个地方都需要过河,幸亏都有简易木桥,虽然不太好走,却反而给路程增加了一些色彩。不过过桥得小心点,下面水流湍急,如果掉下去肯定会被冲走,即使不会有性命之忧,伤筋动骨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。

这只狗过简易木桥就困难多了。路上四条腿的有优势,桥上四条腿就成劣势了,咱们只需要盯紧两只脚,每下踩稳,狗要看好四条狗腿,两只狗眼根本看不过来。特别是只有一根木头的独木桥,对狗来说简直就是地狱级难度。我们都以为这下狗要回去了,谁知尽管困难,这只狗居然还是一路跟了上来。

再往前走就出状况了。一个地方的桥可能被前几天的大水冲走了,虽然看上去到对岸只有那么一小段,但就是过不去。

各种尝试失败后,大家在河边无计可施。眼看刚热完身就要退回去,我不死心,放下包准备先空手试试淌过去。水看上去还不到膝盖,到对岸也就那么几步,毛毛雨啦!脱了鞋子下水!才走两步,便感觉低估了淌过去的难度。首先水很冷,走两步后脚就不太听使唤了,更麻烦的是水流非常急,很难站得住。我只好退回来,才退一步就已经站不住了,幸好已经到岸,便顺势坐在了一个石头上。思考了一下:看样子淌过去时摔水里面的可能性很大,一旦摔水里,肯定会被往下游冲,而下游几米处就有两处落差超过一米的坎,危险性太大。

形势明确过后其实就简单了,不管愿意不愿意死心不死心,往回走吧。打道回府。这时一路跟过来的狗一直在那对着我们汪汪叫,咱们的登山队伍都要散伙各人回家洗洗睡了,你这只来历不明的野狗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。狗有叫的自由,而且这里的狗说不定有见到过不了的河就叫的传统,入乡随俗,让它叫去吧,咱们撤。

往回走的过程中,咱们的领队小姐姐不断翻看准备的路书,发现一个岔路和别人发给她的另一条路很像,我们正在犹豫要不要上这条路看看,大白狗从这条岔路上跑了过来,看到我们,显然很惊喜,连忙调头带路。显然,这只狗从刚才过不了河那地方走这条岔路回来了。跟上!我们一瞬间对走这条路有了信心。

果然,这条路绕到了河的上游,一个地方有桥过河,还是一座大桥。这时我们明白了狗叫的意思,它不是为了彰显自己汪汪叫的自由,而是告诉我们它知道如何走。

之后的路就很明确了,跟着二步路户外上的轨迹走就行。大白狗则一直在前面带路,如果见人没跟上来,就会坐路上等一下,还是没跟上来则会跑回来找。有时狗还会从队伍最前面跑到最后面,看有没有掉队的,俨然就是一个向导。

到了中午,我们才明白向导狗不是义务劳动。因为它迫不及待地等我们把吃的拿出来,然后眼巴巴地望着食物,就像一个认真工作后的人来讨报酬。可惜我们带的食物不多,给它吃了一些,主要对它进行了精神激励。

虽然报酬很微薄,向导狗的工作还是很认真。路上有牛挡道,它会去对着牛叫,把牛赶开,虽然几乎没成功过。牛一般都只是奇怪地望着这只身上粘满苍耳的长毛犬。

路上的树木很多,有点原始森林的感觉,由于才下了雨,到处都长出很多蘑菇。可惜不知哪些蘑菇是可以吃的。

一些大树倒了后,树干上长出厚厚的苔藓,更有沧桑和原始的感觉。

这种路是我心目中比较理想的徒步路线。对于我来说,登山不一定非要登顶,更关注的是沿途的风景。能登顶当然好,不登顶也不会觉得有多遗憾,尽自己的力量就行。登山其实是和自己较劲,自己觉得劲较得差不多了就行了,没必要和别人比。

要说登山厉害的话,我觉得向导最厉害,人家天天登,还要照顾队伍,该开路就要开路,该垫后就要垫后。山里的本地人也厉害,像我们住店的老板说的,他们本地人爬这山,一天走来回。其实大家讨论这个强那个厉害的时候,都是默认将向导和山民排除在外的,只能说在业余选手中厉害。而那两类专业选手,山对他们来说是生活手段,是不得不面对的生存环境,对谁登山更厉害肯定是没兴趣的。

一路上水都比较多,不用带太多喝的水,带个杯子去装水就行了。反正我们喝了都没拉肚子。

最后一段,是从一长段陡坡爬上去。下午这个坡刚好是山的阳面,可能因为海拔已近四千,没有森林覆盖,晒死人。更麻烦的是坡长且陡,也可能是走了一天累了,感觉特别难爬。走上几步就要停下来喘几口气休息一下,背上的包也越发感觉沉重勒肩。基本就是一步步往上挪。

幸好这一段路上有几种野果,一种是这个红色的覆盆子,味酸甜;另一种是野草莓,白色的,有明显的奶油味。看到野果子就摘点来吃吃,暂时忘记疲惫,勉强往上爬。

从三步一歇到一步三歇,越来越感觉困难。正在想今天如果背了帐篷睡袋,是不是就上不来了时,一抬头看到了传说中的板房,终于熬到头了!

所谓的板房就是一个铁皮房子,据老板说材料全是人扛上来的,花了两个月建好。回头看看上来的路,只能说确实佩服。板房里没人,老板早上把钥匙给了我们,说里面的东西都可以用,用后一定要收拾好,他们走一趟上来收拾太麻烦了。

对于登山的人来说,这板房的条件太好了,睡袋睡垫齐全,甚至桌椅都有。屋子宽敞结实,遮风挡雨没得说,比帐篷强多了。对于我这种弱驴来说,这种山顶屋子是非常好的形式,可以少背一大堆东西。

休息了一下便去看甲尔猛措,措是海子的意思,也就是湖,所以我猜山顶上这个湖就是甲尔猛措。湖的风景一般,感觉对不起我们最后这段的艰苦冲刺,这也很正常,很多时候最美的风景都在路上。我们的向导狗对这里倒是熟门熟路,在湖里喝起水来。

回屋子弄晚饭了,屋外专门搭了个凉棚,条件简直不要太好。向导狗当然是守在一旁等着拿报酬,错过啥也不能把这个错过了。

主食方便面,再配点湖边找到的野葱。气炉点上,我带的炉头是新买的,电子打火的,却比普通的炉头还便宜,本来以为可能不好用,谁知一按就点燃了,居然还感觉有点意外。这张小桌子以及坐的小凳子,在野外都是真正的奢侈品,再次为老板点赞。

半夜时下起雨来,雨打在铁皮屋顶上声音很大,感觉雨下得真不小。去登四姑娘山二峰时在大本营搭帐篷住,晚上也遇到下雨,睡垫下都能听到水流声,第二天帐篷里倒出来足足500毫升水。一回想起这个,现在睡这屋子里就特别有满足感。所以说人对幸福的感觉都是通过比较得出的,想吃美味绝对不要不断去吃各种珍馐,而应该吃一段时间粗茶淡饭,或者干脆饿两顿,这个时候什么都会成为美味。

晚上一直有点担心下那个陡坡的路会不会很滑,以及山脚下那几处桥会不会被大水冲了人过不去。第二天早上雨还没停,不过出去看了看雨没在屋里听上去那么大,于是准备冒雨下山。依旧是向导狗开路。

下山虽然有下山的难处,但怎么都比上山轻松多了,毕竟一个是动能转势能,一个是势能转动能。

感觉这儿爬上山看海子太累了有点划不着,但就在半山腰下面玩玩还是很不错的,森林、小河什么都有,空气也非常好。

另外还有向导狗加持,带路加看包,职业道德那是没得说,足以给甲尔猛措加分。就是应该让职业的狗做职业的事。

不过这只职业的狗的业务能力还是有欠缺的地方。又到山脚下过桥时,向导狗一脚没踩稳跌到了水里,挣扎着爬上岸,已是全身湿透。

这只是工作中的小失误,但向导狗因此产生了心理阴影,再也不敢过桥了。看见我们全都过去了心里着急,壮起胆子走了两点,又由于全身是水狗爪打滑,无论如何都迈不开狗步。我们想了很多办法,给桥上铺石头、加木头,都不成功,甚至想把它抱过来,又觉得多半人狗都得下水。其实狗是可以走过来的,就算滑水里,使劲划两下也就游过来,但它就是不敢了,只是在对岸汪汪地叫。

看来不逼一下这狗是不行了。我们背上包开始走,向导狗见我们走了,一急,果然勇敢地走上了桥,走了一半扑通一声下了水,扑腾几下终于战胜湍急的河水上了岸。看来,不逼一下就是不行,一逼急了不行也行,狗是这样,人也是这样。

下山了,甲尔猛措登山顺利结束。走到这幢房子前时,向导狗回头看了下我们,往房子走去。看来这是它的家了。想来这狗空闲的时候就出来找找兼职,改善下生活。不知别的队伍来的时候会不会遇到这只向导狗。

张子乐的方向盘 发表于 2020-9-14 14:22 你好!能分享下具体的位置和路书吗?谢谢!
蓉昌高速往理县走,然后上317,没到理县时就上薛孟路,沿一条河开一段就到了。也没什么路书,两步路上下了个轨迹。实战派 发表于 2020-9-14 22:31 是的在我们这的一个山区,也有一只黑狗。 主人搬走后,没有带走它。 它就一只在这山里留守,吃百家饭,每次我们去 都会遇到它
不知我再去的话还能不能再遇到这只向导狗,很多东西可遇不可求啊!( 本文作者 : 风中翔子 )
看你的留言 蓉昌高速往理县 你是内江或者自贡的吗 加个微信851988456

发表于:2020-9-14 22:43


是的在我们这的一个山区,也有一只黑狗。 主人搬走后,没有带走它。 它就一只在这山里留守,吃百家饭,每次我们去 都会遇到它

发表于:2020-9-14 22:31

上一篇:看长城 ║却顾所来径,苍苍横翠薇——延庆海字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