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萧老师相约走一段海字口附近的边墙,终于得以成行。同行的还有挨拍的兔老师、傅老师。

在长城文物保护碑旁边寻路上山。夏季草木旺盛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视线,特别是到后面墩台的时候,远处无法拍出效果,近处又无法拍出全景。

(距离起点0.01km 当前海拔744m)

一路都有残砖相伴,越往上,残砖越多,甚至出现完整的砖。根据上次村民的介绍,村子附近的砖,甚至石条,都被拆了建学校、民房了。

离村近的墙体保存很高,约有三四米高。墙宽约3米,加上两侧被拆的包砖,墙的规模等级还是很高的。穿过票子的路,基本就是边墙在村中的走向。

(图片前为萧老师,后为挨拍的兔老师)

站在墙上向东北方向眺望,四海冶-海字口一线的狭长盆地尽收眼底,四海城东侧三座护城墩(其中北侧一座现为通讯器材塔,中间一座为复建,南侧一座基本保持了原貌)清晰可见。

这个谷地地势低平,沟谷宽漫,可通大队人马,向越过海字口村南侧的山梁(杏树台梁,或名双界山),可直抵黄花城。

因此,沿这条沟谷,修建了东路边垣、南山路边垣、双界山长城、二道关长城、黄花城长城5道边墙,二道关与双界山之间还有一 道三道关(村民现称三道边子),共计6道防线,防线密集程度及重视程度,不亚于三十里关沟。

秦时明月,残照在边墙之上。

秋风习习,有野菊花在向阳的坡上招蜂引蝶。


花丛中的萧老师与傅老师。

蓝天与白云,极尽妩媚。

长城文保碑上行大约300米,有第1座敌台,延庆127号敌台。

这座敌台为方形石台,四面基本保持直立面,高约3米余,两端与墙体均有间隙,宽各约2-3米。这种情形,与海字口村东的敌台相同。

(距离起点0.30km 当前海拔806m)

年初(元月5日)所拍的照片,没有树木的遮挡,略能体现该台的全貌。

台两侧的间隙是否有意所留通道?如果是预留通道,为何两侧皆有,有一条通道不就行吗?结合这段墙体包砖被剥的情况判断,还应是拆除包砖的结果;另外,这段墙应是分次修建,早期修建了质量较高的敌台,台体坚固,立面保存较好,后期才包砖,近现代包砖被拆除以后,露出里面的石台,依然完好;甚至,石台与墙体修建的年代都可能会有差异。

再上行一百余米,是第2座敌台,延庆128号敌台。这座台子与127号台形制相同,两端与墙体间亦有间隔。

(距离起点0.43km 当前海拔827m)

也用年初时的照片对比一下:

往上行,山势渐陡,墙体渐窄,石材体量渐少。

(距离起点0.52km 当前海拔871m)

保存较好的地方,仍然可见墙体立面,只是墙高只残存1米有余。

(距离起点0.52km 当前海拔874m)

接近山顶,墙体中夹杂着少量山险墙。

(距离起点0.56km 当前海拔902m)

山顶的边缘,即是一座大墩台。这座台在墙体内侧,规模巨大,似乎是烽火台,而不是敌台。

这座台子已经坍塌,为毛石所垒,毛石间有大量残砖,未见明显灰浆。墩东北角,有小型窝铺——长城遗产网未标记的窝铺(或者铺房)。

(仍用年初的照片)

过129敌台,墙体继续向西北方向延伸。

(距离起点0.63km 当前海拔927m)

墙体尽头,也是转折处,位于一个高点,西北方向通一段山脊,东南方向连接主墙体,东侧为四海-海字口的沟谷,位置极为重要,此处当有一处墩台。此次请教了萧老师,认为或为一座炮台——遗产网未标记的炮台。

(距离起点0.69km 当前海拔928m)

除了此处当有台,向西北延伸的山脊,须是加强防范之处,沿途皆是斩山为崖的的崖壁或陡坡,年初在雪地里艰难跋涉,对那一段山脊即已怀疑是一段支墙,或者梢墙。此次请教了萧老师,这种地势,应为梢墙无疑——遗产网未标记的梢墙。在春天从九眼楼向西走南山路边垣的时候,也遇到一截接续墙体的小山脊,当时也是前行了一段,认为应当也是梢墙,结合各处支墙,特别是墙子路一带大量的支墙的分布规律来看,这种判断基本不会有误。

炮台处向下,山势较陡,仍沿轨迹,回退一小段,从密林中穿过去。这段路冬天走时就不容易分辨,夏季林子又长起来,把仅有的路径痕迹遮蔽得更加难寻。

(距离起点0.86km 当前海拔905m)

墙上灌木浓密,时而需要在墙下绕行。

130号敌台,也是一个坍塌的大石台。

(距离起点1.00km 当前海拔899m)

130敌台南侧,借助边墙、墩墙与地势,构成一个下沉式的天然窝铺。后来在窝铺南侧观察,其实窝铺东侧是有人工墙体的——此为遗产网未记载的窝铺2。
(距离起点1.14km 当前海拔899m)

想起附近好像有一座大的铺房,或者堡砦,于是我折回头去寻找,原来是记错位置了,该在下一个敌台附近。

不过却在回探铺房的过程中,顺陡坡往山势下行了一段,下到了下一个沟底。本来此处墙就有四五米高,墙下的陡坡更有差不多十来米深,明显是人工开挖的壕堑与铲偏坡。

回到墙上,继续前行。墙体外附着一处长方形的下沉式圈墙建筑,长度大概有二十来米,宽数米。

(距离起点1.22km 当前海拔902m)

圈墙南侧,边墙主墙体有一处缺口,上次我以为墙体本是连续,被人为挖断了。

这次萧老师结合这个缺口,认为是一处“牛马墙”,即在有敌情入侵时,掩护百姓牲畜撤至关内,布置火铳阻击敌人的矮墙,后期演变为炮墙。这种防御措施,在宋人的防守书籍中有论述。

(距离起点1.25km 当前海拔905m)

而墙体缺口南侧,是一个面积更大、接近方形的“堡砦”,即我之前返回寻找的那处堡砦。由于林子过密,照片中基本无法识别。

(距离起点1.27km 当前海拔908m)

一座“牛马墙”,一座“堡砦”,在墙体缺口南北两侧对称分布,萧老师判断,这个缺口不是现代人为挖断的,而是当初修墙时开设。如此这么一分析,萧老师果然高见,——此处分布有疑似1座“牛马墙”、1座“堡砦”、1道关口,为遗产网未记录的设施。其中这座堡砦座落于墙体之外,也是有些奇怪。

仍用年初雪地中拍摄的照片对比:

铺房左前方,是延庆131敌台。这座敌台通过一座支墙与主边墙相连。这种台,应当不是敌台,而是墩台了,遗产网的分类似有不妥。萧老师叫它腹里橔。遗产网也体现不出这段支墙。

(支墙,距离起点1.34km 当前海拔917m)

131敌台,即腹里接火墩。

(距离起点1.36km 当前海拔922m)

131敌台南侧,还有一段东西向的平等于支墙的墙体,与支墙、主边墙构成封闭的空间,正应是又一个小窝铺,本次行程中的窝铺3,也是遗产网未记录的附属物。

在131敌台上休息了一下,提前消息了大家所带午餐,特别是分享了萧老师所带的鸭肉与啤酒,真是美味!

羡煞漫天云朵,都凑上来围观。

从此处可以看出,这段墙在折向西南后,一直在沿一条沟谷布置防线。这条沟谷,直通四海冶。

又行数十米,又是一座大墩台,延庆132敌台。墩台间有黄土做为粘合剂。

(距离起点1.43km 当前海拔941m)

也对比一张冬季时的照片:

墩台南侧似为门,有墙向南延续,应当也是铺房,窝铺4。现在基本有规律了:这一带坍塌的墩台,比127、128敌台规模均更大,且全部坍塌;墩台附近一般均有窝铺。


又行约一百余米,为133敌台。

(距离起点1.58km 当前海拔975m)

冬季时的照片对比:

这座敌台南侧也有铺房,为窝铺5。

(距离起点1.63km 当前海拔995m)

133敌台顶部,有一个坑,不知是否燃放烽火的灰坑?就这一带敌台的规模来说,都较为高大,且守在沟谷上方,是否兼有烽火台的功能?萧老师说:由于台子坍塌严重,不好做出结论。

冬季所拍的角度较好的窝铺照片如下:

沿墙继续前行,此处墙体较宽,比之前部分地段等级略高,应当是这段沟谷的防守更为紧要。

(距离起点1.70km 当前海拔1011m)

墙体内侧面是整齐的石块,保留有较好的立面。

外侧立面参差不齐,结合墙上一直相伴的残砖与之前海字口村民介绍的情况,这一带墙体应当都有包砖,接近村子处,墙体与敌台两侧都有包砖,远离村子处,应是外侧包砖,内侧毛石。

134敌台周围有完整的圈墙,这是一座完好的护墩院。

(距离起点1.95km 当前海拔1058m)

134号敌台的圈城之外有铺房,此处铺房在墙体内侧,东南方向有门。仍然借用冬季的照片。此处铺房规模较大,且归为堡砦,为遗产网未记录的堡砦2。

134敌台前方,有一段墙体之上,完好在保存着三层拔檐砖,这在海字口-岔石口段的墙体上也有发现,也是三层砖。这段海拔较高,墙体仅有1米余,应当是原貌即是如此。因此,这段墙,主要是交通线,而不是防御的墙体。

(距离起点2.25km 当前海拔1113m)

随着地势升高,没有再修太多的墙,而是较多地利用了地势,斩山为墙,或者山险与墙体混杂,为遗产网分类的山险墙,或者萧老师所说的斩山墙。遗产网把纯山险分类为山险无墙。

(距离起点2.29km 当前海拔1131m)

建在巨石之上的墙体,保存状况相当完好,墙体坚固,立面明显。
(距离起点2.30km 当前海拔1133m)

直接利用了山险,稍加铲削的斩山墙。

(距离起点2.32km 当前海拔1143m)

此处略宽于墙体,似为方形台子,较两端墙体更为高大,或为建在山险墙(斩山墙)顶的疑似敌台,为疑似敌台1。

(距离起点2.32km 当前海拔1145m)

疑似敌台顶部,有较量较多的砖,以及灰浆凝结的灰块。除此以外,遗产网所标识的134、135两座敌台间间距过大而没有敌台,也不全常理,之前的敌台分布极为密集,或数十米一座,或百余米一座。

又是一段山险。山险可绕可攀,没有太大难度。

(距离起点2.38km 当前海拔1166m)

与斩山墙相边的这个地方,与前一处疑似敌台位置、形态都相近,为疑似敌台2。

(距离起点2.48km 当前海拔1189m)

此次行程的最高点,是南山路边垣与双界山的交界点,此处为延庆135号敌台。

这座本次海拔最高的敌台附近,没有发现明显的铺房堡砦遗迹,倒显意外。

(距离起点2.59km 当前海拔1212m)

135号敌台冬季时的照片对比如下:

构成135敌台的石块中,夹杂着为数不少的形似炉渣石,似乎是高温烧融的石块,烧融后的气孔,以及类似结晶的金属成份。

大家纷纷猜测,先是否定了埙石,然后我在想会不会是火山融岩,萧老师感觉是在附近打制兵器工具的镕炉的炉壁,用以修筑敌台。感觉还是萧老师的意见更接近真相,毕竟四海镇以前地名四海冶,即因为冶炼金属包括铁矿而命名,附近的铁矿峪、南冶,也出产铁矿。

不过,值得质疑之处就是:1、如果是在山上打制兵器、工具,何如在山下打制后运上来方便?2、如果是将镕炉壁的残块作为筑墩材料,何如就地取材方便?

本次行程的一项重要任务,是查访谎炮儿口,或荒坡儿口。

萧老师已经不止一次质疑谎炮儿口在何处。我想起我曾经走过这个沟谷,谷口宽阔,谷底幽深,似是连通南北的一个通道。因此,有了想法要来探探此沟。

夏季林木茂密,看不清沟底,仍用冬季的照片示意此沟的状况。

从135敌台往下,一路是巨大的石龙,比135敌台东侧的残墙不可同日而语。沟谷内这段边墙规模一定非常雄伟。

行至沟谷最低处,应是一处关口,关口东侧,明显一座曾经的敌台残基,当为疑似敌台3。这在遗产网上也没有记录。从135敌台至这座关口,垂直高差为50余米。

(距离起点2.82km 当前海拔1159m)

萧老师在前面走,往关口北侧探察,向北地势更低,有明显路径,沟中有三道横向土坝,分明是三道壕斩。这条路径,定然是通向四海附近,如果没有壕堑,这条沟是可以通众骑的;即使是有壕堑,现有路径通连骑也无问题。


沟谷南侧,路径不明显,但林下植被稀疏,或者道路也通。如果能够走通,当是通往杏树台方向。

这条沟会是谎炮儿口吗?

乾隆八年重修的《宣化府志》所载延庆州四境图有荒坡梁,位于海字口城西侧,大胜岭南侧,东灰岭东侧,按这个位置,大致相符。但志书地图毕竟是示意,多有不准。

就这条沟的沟谷地势来看,其北侧通四海冶或大胜岭,南侧沿安四路通杏树台-二道关-黄花城。

这条沟谷,也是南山路边垣海字口向西的一条地势低洼的重要沟谷,再往西,是海拔1500米左右的凤坨梁,从那儿翻越这道大梁的可能性不大。

《四镇三关志.夷部考.昌镇夷部.入犯》说:“由永宁南山谎炮儿、又石桥口迤东台子沟,南来至二道河分路,东南由韩家川、老长城犯黄花镇鹞子峪。正南由白龙潭,东南由莺窝岭亦犯黄花镇。由砖庙儿岭南来犯门家峪、东灰岭、贤庄、锥石。”

《四镇三关志.形胜考.昌镇形胜.乘障》说:“西水峪口永乐年建,通永宁南山谎炮儿并韩家川,通众骑,极冲。”

这么说,谎炮儿口是通过韩家川、二道河一线通黄花城的,并不是通过双界山通黄花城的。这个口并非谎炮儿口?如果不是,这么一条重要的通道,为何志书上竟然没有记载?这个地方,该是什么关口?

从下图可以看出,海字口村西的南山路边垣一带,除我们脚下的这条沟谷外,西沟外、西沟里可能的垭口,因海拔高、山势险峻,不太可能是通众骑的地方,而且线路均通往杏树台-黄花城一线。

倒是西侧,马蹄湾(韩江口)东侧,偏坡峪口一线,有路可通二道河、大庄科,又可分兵进犯黄花城、鹞子峪、门家峪等处。那么,谎炮儿口会在偏坡峪吗?

于是商定,再找时间,从四海沿这条沟谷上行,然后继续向西行走,从西沟里-西沟外一线下山,仍回四海;之后,再接续往偏西走,继续寻找谎炮儿口。

回至135敌台处,沿山脊寻找通往双界山边墙的路。

(距离起点3.54km 当前海拔1184m)

双界山边墙,也是一段奇怪的防线,志书中亦没有记载。《长城踞北》及《北京北部山区的古长城遗址》等资料均认为是北齐长城。并言发现有北朝陶片。

从地势山脉走向看,其主体部分沿东西走向的延庆怀柔的界山分布,向东直通九眼楼。其西段大体是东南-西北走向,虽然与南山路不是直线,却是山脉海拔最高的连线。

如萧老师所说:双界山那个垭口,其地理位置非常类于山西勾注山上的雁门关地形——这个地方,可以写一篇硕士级别的论文了。对这个地方长城的探究,有助于理解明代君臣的内心想法——对他们的长城选址指导思想作一评点。如果在垭口置一关口,修好长城,黄花城可以高枕无忧。


往双界山边墙去的路,位于与南山路边垣所在的山梁相交的另一条山脊上,两侧皆是峭壁陡坡,应是以山险为墙;虽然人工的墙体并不相连,但在长城遗产网的地图上,走势却是相连的,应当是把这段山险包括在内了,或许,这段山险,就是经人工铲削的山险墙。

(距离起点3.58km 当前海拔1180m)

行数百米,终于见到墙体。墙体终点止于巨石,修筑得较为简易,毛石多为不规则的石块。

(距离起点3.80km 当前海拔1120m)

往下的墙体,渐成石垄。

(距离起点3.80km 当前海拔1121m)

再往下,墙体渐宽渐高,开始有了立面。自此以后,墙体均保存状况良好。

从石垄、立面来看,与南山路边垣均无大的差异,并且自此一直延续到杏树台梁垭口,基本都是这种立面保存完好的石墙,而北齐长城应当无法保存这么长的完好墙体。

也就是说,双界山这段边墙,现存肯定是明长城,至于是否北齐长城基础上所修,还需要专家学者进一步考评了。

(距离起点3.86km 当前海拔1102m)

延庆022号城。这是一座小型堡砦类的城池,屯兵之用。不过,这么高的位置,是缺乏水源的,生活用水还需要从山下背上来。

(距离起点3.97km 当前海拔1071m)

堡砦的门位于东南侧。

南行百余米,边墙内侧有一座铺房,为本次遇到的窝铺6。

(距离起点4.13km 当前海拔1040m)

窝铺亦设门,位于东南侧。

(距离起点4.17km 当前海拔1033m)

438号敌台,西临绝壁规模较大。

突然意识到,又界山西段,南北走向的这段墙体,主要控扼的是西侧的沟谷,即我与萧老师下到沟底查看的那条无名沟,可从四海、大胜岭直通杏树台的这条沟谷;沿途的几座墩台、小城,也位于悬崖之上。

(距离起点4.29km 当前海拔1026m)

站在这座敌台之上,可远眺西北方向的凤坨梁。那儿的海拔在1500以上,两侧壁立千仞,难以逾越。

近处的大沟,即是我们探察了垭口的那条沟。因此,即使凤坨梁东侧有两个豁口,即通西沟里、西沟外的豁口,也绝非敌虏通行的道路。


保存较好的墙体。

(距离起点4.37km 当前海拔1024m)

437号敌台,内侧偏西侧是一块地势较高的台地,基本分辨不出敌台模样,外侧有圈城,为未记载“墩院”2。根据墙体走势,似乎圈墙在主墙体外侧。但因是一座圈城,也可以认为划分没有那么清晰。

(距离起点4.73km 当前海拔958m)

圈城砦门,在东南侧。

436号敌台,也是一座大墩台,面临无名大沟上方的绝壁之巅。

(距离起点4.85km 当前海拔957m)

站在悬空的墩台西侧,可以渺视远近山峦,沟底深处的杏树台村。

站在台角,不由得荡胸生层云,决眦入归鸟,萧老师信口吟出“却顾所来径,苍苍横翠薇”的诗句。

以前不明白为什么要修这段双界山边墙,这次与萧老师一起重走,才体会到这段边墙即要防正面,又要防侧面(即无名大沟)偷袭之敌。


站在此台,可以远眺铁矿峪长城及西大楼。

萧老师推测这座台是圆台,很有道理,这一路数座大台,均看不出矩形边框,估计都可能是同一模式。

与墙体连接处,萧老师在寻找踏台台阶与门。

435号敌台,照片中看不出形状了。

(距离起点5.21km 当前海拔930m)

冬季没有树木遮挡的时候,从远处大体可以看得出墩台模样。

这座敌台旁边也有铺房,按其规模,可归类为“墩院”3。照片中无法识别了。
(距离起点5.43km 当前海拔917m)

433号敌台附近,地势较低处亦有矮墙,但由于接近垭口,无法分辨是山林挡坡,还是关口附近的拦马墙了。

之后在灌木丛中穿行,下到杏树台梁的垭口,在山口,想寻找传说中的北朝陶片,却是没有线索,只好作罢。

就此结束全天行程。


小结:
1、关于墙:
1)南山路边垣段,全程有砖,其中靠近海字口村的墙与台,应都包砖(都被剥皮了),往上,外侧包砖,墙顶三层檐砖。高处砖少,不好判断,但一路都有。
2)双界山段,应均为石墙。
2、延庆127、128两座敌台,为石台,仍然保持直立状况,与墙体间有间隔,疑修建年代有先后,包砖被剥离后,形成现状。
3、寻找谎炮儿口之无名大沟:双界山与南山路交界处,西侧一条无名大沟,沟口有残墩(长城遗产网未标),沟北侧有三道壕堑,位置极为紧要。往双界山的途中,这条沟谷一直相伴,直接通杏树对。无论是否谎炮儿口,都是紧要关口,都是重大发现。
4、寻找谎炮儿口之待续:谎炮儿口很可能是偏坡峪一线的关口,有待以后再前往探察。
5、为什么要修双界山边墙:双界山的墙与墩,不但要防外线,还要防这条无名大沟。大的墩台,均扼守于这条沟的悬崖峭壁之上。
6、我们所探察的无名大沟,是沟通四海冶大胜岭至杏树台黄花城的重要通道,志书竟然不记载,也是奇怪。
7、双界山边墙,应当是一条重要的防线,竟然在志书中未见记载,也是非常奇怪。
这段边墙现存墙体属于明长城,但何时所修,已经无考。传说中的北齐长城,并无依据。至于是否在北齐长城基础上修建,本次无法作出结论。
8、萧老师认为:
双界山那个垭口,其地理位置非常类于山西勾注山上的雁门关地形——这个地方,可以写一篇硕士级别的论文了。对这个地方长城的探究,有助于理解明代君臣的内心想法——对他们的长城选址指导思想作一评点。
不知当年为什么没有重视这一线长城的修筑。否则,黄花城可以高枕无忧了。
9、在一个墩台残址碎石堆中,发现数量不在少数的经过高温煅烧的石块,已经琉化,上有大量气孔。是否四海冶炼金属废弃的炉渣?
哪天一起再走双界山东侧的残墙,一直向东,看与哪里的长城接界。
至于谎炮儿口在哪儿,把偏坡峪看过,再作结论。
2020-9-9,11日补记
( 本文作者 : 客舟听雨 )

学术性内容, 给群众对古代长城结构和布局有了新知识.. 好帖子.

发表于:2020-9-14 23:54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与萧老师相约走一段海字口附近的边墙,终于得以成行。同行的还有挨拍的兔老师、傅老师。在长城文物保护碑旁边寻路上山。夏季草木旺盛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视线,特别是到后面墩台的时候,远处无法拍出效果,近处又无法拍出全景。(距离起点0.01km 当前海拔744m)

上一篇:寻人启示:女生去阿里至今失联,请知情者提供
下一篇:甲尔猛措——风景美,狗可爱,路虐人_户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