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夏日清凉1995   1815人关注 2020-5-19 11:33 这次长穿毕是自己的第一次高原上重装徒步,从9月初开始确定国庆行程后,就开始了准备,补充相关装备。参加的是小鱼组织的AA队伍。
长穿毕路线:四姑娘山镇(日隆镇)—长坪沟—木骡子营地(3670m)—叉子沟口营地(3970m)—翻垭口(4750m)—毕棚沟,全程3天,徒步约30多公里。
四姑娘山被称作东方的阿尔卑斯,从长坪沟进,毕棚沟出,即长坪沟穿越毕棚沟,简称“长穿毕”。中国十大经典徒步线路之一。
D0-重庆到成都
10月1号,大家在成都驴友记青旅相聚,相互认识,青旅住了很多外国人,恍惚间觉得自己来到了异国他乡。大家认识过后就早早睡去,明早4点多就要起床。
D1-成都到长坪沟到木骡子营地
早上4点半起床,凌晨5点从青旅乘坐提前联系好的包车正式踏上了此次穿越之旅。总共12人队伍,分两车。随着一路前行,车行巴郎山上,此时视野逐渐开阔,阳光明媚,看到山下云海之时大家都异常兴奋。
巴郎山云海
从巴郎山继续往下,来到猫鼻梁,四姑娘山突然就闯入眼帘,如此清晰近距离的看到四个姑娘依次排开,相当震撼。幺妹峰就这样清晰的呈现在大家面前。晴朗的天气预示着此次穿越风景无敌。
幺妹峰
早上九点半来到了,长坪沟的入口,同向导碰面后,买了户外穿越的门票150+20观光车,长穿毕强制要求请向导,还需要签字画押,这时我们队伍临时加入了两位没提前联系向导的大哥和大姐。队伍壮大到了14人。所有手续办好后,就正式开始了徒步之行。
出发前合影,大家都包裹的相当严实
先要走完长坪沟的9公里栈道才到徒步小路上。大家背着大包一路引来游人的议论,纷纷称赞我们的勇气。
队伍很快分成了几队,大家按照自己的节奏行走着,时不时驻足停留拍照留恋。
走完木栈道,就来到了徒步路线上,长穿毕第一二天行程的路迹非常清晰,沿着大路一直向前走就行。
经过大约3小时的森林里面徒步穿行,下午三点来到了木骡子营地,堪称五星级营地啊,四周雪山环绕,溪流穿行而过,平整的草地,而且营地还有个厕所。相比第二天大山里面解决已经相当豪华。搭完帐篷,感觉自己头开始疼起来了,有了一些轻微的高反,天气也转凉赶紧带上保暖帽,加上保暖衣物。
木骡子营地风光
收拾完东西后,帮着队友把帐篷搭上。5点左右这时最后三名队友才走到营地,原来是大喜高反比较严重,领队小鱼一直陪着她,另外一位kitlee轻微高反。接下来就是烧水做饭。
小鱼的豪华晚餐,佩服能背这么多东西。
入夜后,天气也渐渐变凉,钻入睡袋准备休息,睡到半夜时开始电闪雷鸣,连续下了几小时的雷阵雨,心想千万别劈到我。同时又有些担心明天的路雨后更难走。
队友随心拍的星空
D2-木骡子到叉子沟营地
早上起来吃完早餐,收拾好东西开始出发,今天大部分路都是沼泽里面穿行,又由于前一天下了暴雨,路上比昨天要难走一些,大家也都把雪套穿上了。同笑笑两个步行速度差不多,就两个边走边拍照,慢悠悠的走到营地。
穿过沼泽地带,上午十点天气也开始放晴,来到一片草原,清澈的溪流一直陪伴左右。
马匹驮着物资赶往营地。
红石滩
一路风景美如画,走着走着就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,感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。
雪山倒影
下午三点来到第二天的叉子沟尾营地,赶紧拿出昨晚打湿的帐篷出来晾晒,享受这难得的午后阳光
6点左右最后三位队友才到营地,大喜还是严重高反,明天的路才是最艰难的,最后向导和领队都劝她明天骑马原路返回。明天的垭口海拔更高,更难,马匹也不能上去,装备都得靠自己背上去,相当艰难,而且一旦出现意外也不能及时撤退到安全地带。
晚上自己也出现了轻微高反,依旧头疼,找队友拿了点头疼药吃了渐渐缓解。吃完饭后八点不到就早早入睡了,明天凌晨两点就要开始爬垭口。而且是背着20多斤的大包,我对自己是否能完成,是否会高反也没信心,在忐忑中渐渐入睡。
半夜被帐外的马匹声惊醒,后面才了解到是马在吃放在帐篷外面的垃圾,为了半夜不被吵醒,建议把垃圾远离帐篷,吃的东西收好,不要放在帐外。
D3-叉子沟尾营地(3900)到垭口(4650)到毕棚沟
凌晨12:50起床的闹铃响了,起来迅速的收拾好东西,煮了袋泡面吃完,开始了最后的征程也是最难的攀爬,今天海拔需要上升700米左右,对身体是非常大的考验。
凌晨两点十分,开始了攀爬,其他已经有队伍已经出发了,看着前方头灯照出的长长的轨迹,也是一道别样风景。
艰难爬升中,刚开始爬的时候还只是感觉有点累,并无其他反应。
坡度相当陡,爬行到一定距离后,路边出现了护栏,听说是之前有人直接摔下去过,后面加修的护栏。由于天一直是黑的也没拍照。
大概爬到海拔4200的时候,这时自己的头又开始疼起来了,上升也变得更难,停下休息的次数也逐渐增多,路上也遇到因为高反严重被向导劝退的,也有因高反呕吐的。
我忍着头疼坚持着缓慢爬升,一直爬一直爬,看不到尽头也不知啥时才能到垭口。
大概到海拔4400米的时候,自己的高反也开始变严重了,大口大口的喘气,心跳加速,头疼头晕,四只开始乏力,也出现了呕吐症状,同行的笑笑和kitlee也出现差不多的症状,休息的频率越来越高。
向导和小鱼也时不时的询问我们的状况,鼓励我们继续前行,此时已经爬了快3小时。
往上的每一步都异常艰难,脑海里也开始胡思乱想,第一次觉得爬山如此难受,心想我再也不来了,何苦来这里受罪呢,事后回想这可能就是爬山带来的乐趣,一次一次的战胜自己,往往一下山就又想念攀爬的日子。
到后面每走20步就要停下来休息一次,心里默念着,1.2.3.4.5....,走到20步的时候,就喘气20下,就这样一直重复,一直重复,头依旧疼得要炸裂的感觉。我们三个一起保持这个节奏,小鱼一直陪伴着,最后经过4小时的攀爬才到垭口。
凌晨6点,到达垭口找个背风的地方休息了一下,这才感觉自己又重新活了过来。天空也开始微亮了。
本来准备在垭口上等待看云海日出的,天空突然开始下起了雪,大家穿上冰爪开始了艰难的下山路。
上山难,下山亦难,好在头痛头晕已经缓解。下山路很陡大家走的也相当小心,踏着雪缓慢下降,天也渐渐亮了。毕棚沟云海也呈现在了眼前。
云海
一路同行的队友,大家互相加油打气,走过最艰难的垭口
下降途中,仿佛行走于天际线。
穿过迷雾向最后的目的地毕棚沟前进
走完碎石坡路后,就来到了毕棚沟景区上面
穿过丛林,就进入了景区,已经是上午十一点,游客也开始进山游玩。感觉自己又重回了人间。
一路上游客都以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,到达长海子,20元乘坐景区观光车到到游客中心,去补票140,又搭乘景区车约一小时到景区大门。其他伙伴早已等待于此,吃过午饭,下午两点继续包车回成都,一路堵车大概八点才到成都,晚上又连夜坐高铁回了重庆,到家已是深夜。整整24小时终于躺在了床上休息,回想当天一切都好像一场梦。
( 本文作者 : 夏日清凉1995 )
很写实的帖子,照片应该也没做后期,给人的感觉却是很真实,很清新!当赞!

发表于:2020-5-20 05:13


这次长穿毕是自己的第一次高原上重装徒步,从9月初开始确定国庆行程后,就开始了准备,补充相关装备。参加的是小鱼组织的AA队伍。    ......

上一篇:疫情后的五一假期_户外
下一篇:没有了